导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导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了乌纱帽砸别人饭碗

发布时间:2020-07-13 16:09:47 阅读: 来源:导轨厂家

“目前的局面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说:“淘汰落后产能、压缩过剩产能,既是治理大气污染的根本性措施,也是推动河北转型升级的关键性举措。”

河北从去年开始实施压缩产能“6643工程”:到2017年压缩钢铁产能6000万吨、水泥6000万吨、煤炭4000万吨、玻璃3000万标准箱。初步测算,河北省完成各项压减任务,将影响1800亿元的产值,并且涉及上百万直接和间接从业人员的就业问题。

这是一项不得不做的工作,也是一项极端困难的工作。河北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压产能之痛。如何挺过难关、平稳过渡,是一道亟待解答的考题。

“你们为了自己的‘乌纱帽’,砸掉了我们的饭碗”

石家庄西部上风区,平山县和鹿泉市辖区内西柏坡高速两侧,一条企业数量惊人的“水泥走廊”成为治理重点。河北省提出到2017年压减水泥产能6000万吨,其中四分之一的任务落在石家庄,而平山县和鹿泉市水泥产能则占到石家庄一半以上。

“市民人均三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鹿泉市委书记周永会说,水泥产业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极大地破坏了生态环境。化解产能,治理大气污染,就是要断了企业的念想,逼着他们把料仓拆掉,把磨机卸掉,让他们有足够的积极性去进行“二次创业”。

然而,目标不错,工作难做。鹿泉市工信局局长张振平说,鹿泉的24家拆除企业,他们基本上是逐个见面、介绍政策,充分调研、征求意见,光是关于“水泥企业转型升级的意见”初稿,前前后后就修改了不下15次。

据介绍,为了实现平稳拆除,石家庄制订了详细的补偿和奖励标准:对有生产许可证的水泥粉末企业按每万吨17万元补偿,对料仓根据体量大小分别补偿1万至5万元拆除费,对直径3米以上矿粉磨按每万吨产能补偿12万元。此外,鹿泉市还对规定时间内签订协议并按约定时间拆除完毕的企业,给予每台磨机100万元不等的奖励。

张振平说,拆除补偿其实远远不能弥补企业损失,有一次与宜安镇领导一起到水泥厂老板郭二刚家做工作,二刚媳妇骂道:“你们为了自己的‘乌纱帽’,砸掉了我们的饭碗!”情绪非常激动。

张振平就给他们讲国家政策、讲个人得失,还开玩笑说:“我还是留着这顶‘官帽子’,这样还能帮着你们搞转产呢!”二刚媳妇后来慢慢转变了态度。但拆除水泥厂那天,她在家里掉眼泪,不忍去现场。

此外,治理“水泥走廊”还直接影响了4000多名职工就业。为了切实保障职工利益,石家庄及鹿泉、平山两级政府多次召开协调会,要求企业必须在与职工解除用工合同前缴清所有费用,并多次举行专场招聘会提供新的就业岗位。

石家庄市副市长郝竹山说,业主有犹豫、有观望,但还是签了拆除协议,职工因为有政府部门对口帮扶,也没有“堵大门”,整体进展比较顺利。

“相当一部分合法、合规的企业也要想办法淘汰”

唐山是钢铁产能压缩的重点地区,在全省6000万吨任务中承担了4000万吨。唐山市长陈学军说,这些是硬指标,是我们不容推卸的政治责任,必须不折不扣坚决压下去。

但陈学军也深切感到形势的严峻。“钢铁等传统产业的产能压减之后,影响直接和间接税收370亿元,如果没有新的产业弥补,不仅经济增长会伤筋动骨,还会带来企业债务、就业、社保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处理起来十分棘手。”陈学军说。

“为了完成压减任务,相当一部分合法、合规的企业也要想办法淘汰。”河北省环保厅总量处处长张桂生说,河北在这方面做出了巨大牺牲。更大的问题是,如果单纯靠行政命令推进,操之过急,说拆就拆,容易造成动荡。现在很多企业是被动接受,不是发自内心的。

郝竹山也介绍,从去年底到今年4月上旬,石家庄市采取两次集中行动,彻底拆除“水泥走廊”上35家企业,减少粉尘3073吨。这些水泥企业均具有正常生产能力,不在国家淘汰序列,由此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约10.8亿元,减少产值60亿元、财政收入3亿元。

鹿泉市工信局局长张振平说,在压产能过程中,鹿泉水泥厂数量将由166家减到2家,其中多数水泥企业还有盈利,关停难度可想而知,而且压产能必然出现“产业空洞”,必须想办法断尾求生、腾笼换鸟。

鹿泉市通广建材有限公司在第一批被集中拆除。公司负责人王炳钧说,尽管外界都说水泥产能严重过剩,但公司每年生产的40多万吨水泥照样不愁卖,一年挣个两三百万元并不难。只是看到政府决心这么大,在财力紧张的情况下尽量帮助企业过渡,实在也不忍心闹。

坐落在鹿泉市宜安镇的远程建材有限公司也于去年底被拆除。公司总经理王江涛说,他们2011年耗资720万元买断了这家企业,后又出资3000万元扩大了产能,正式投产才两年,离赚回成本还很远,没想到就面临被拆除的命运。现在要转型转产,可是去搞高科技项目太难。

无震荡压产能的挑战

面对前所未有的压产能之痛,河北正从多方面做工作,力求不出现大的震荡。同时他们也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构筑压产能与政策激励的联动机制,使河北能够尽快渡过难关。

河北省工信厅副厅长刘永亭说,河北压缩钢铁产能6000万吨,已经迅速开展,哪些企业该压,哪些不该压,现在是“摸着石头过河”,缺少一把“尚方宝剑”,方案已经通过河北省政府报到上级主管部门,但是一直没有批下来,很多工作受到制约。

唐山市发改委副主任徐光亮则表示,目前国家财政资金对压产能补偿只针对符合淘汰政策的企业,如钢铁行业每淘汰万吨钢补贴25万元,每淘汰万吨铁补贴20万元。但河北因为压产能任务重,范围有所扩大,建议对不属于国家产业政策规定淘汰范围的既有产能,进行提前淘汰造成的损失,比照相关政策给予足额补助扶持。

同时,河北也寄望于在与京津的协同发展中提高竞争力,弥补压产能留下的产业空洞。

河北省科技厅高新处副处长张春明说,围绕着北京、天津两地,河北的高端人才流失非常严重,要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必须把人才先协同起来。他建议在京津冀地区开展高等教育、医疗卫生等领域的同城化试验,在河北建分校、分院,形成利益共享机制,缩小政策落差,促进各类要素流动。

河北省目前已筛选出49个产业园区进行规划,绘制承接北京产业转移地图。张春明说,需要优先打造两三个平台高一些的区域,点对点规划建设针对北京的科研成果、创新成果、创意成果转化基地。有必要探索建立京津冀财税分享机制,对市场主体跨区域流动提供的税收,按照“属地征收、利益共享”原则,实行税收分成。(记者 张涛 张舵 詹奕嘉)

德兴订做工作服

邯郸订做职业装

普洱订制职业装

湖州设计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