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导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5张布满伤痕的二战真实照片只愿世间再无战争

发布时间:2020-02-26 15:07:19 阅读: 来源:导轨厂家

15张布满“伤痕”的二战真实照片,只愿世间再无战争

禁止虐待俘虏的法律在二战爆发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但在二战期间把囚犯作为活靶子的事情仍旧普遍存在。这张图片记录的就是,没有丝毫反抗可能的锡克教教徒在日本士兵的枪口下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绝大多数历史学家都表示,日本在虐俘这件事情上的残忍程度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比拟。

即使是在人类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还是有一丝人性的温情和善良给了这个破败的世界一点光亮。尽管在其他战场上战俘还在遭受着非人的虐待,1944年的塞班岛战役里还是有一股人性的力量,把这个婴孩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照片里的两个美国大兵没有抛弃这个孩子,更没有举起他们的武器。

1944年的6月6日,美英大军重返欧洲大陆,诺曼底登陆成功,这场代号为“霸王行动”的战役使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略态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诺曼底登陆不仅是20世纪最大的登陆战役,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最有影响力的登陆战役之一。这张战役确实取得了成功,但是超过20多万的死亡人数不得不让我们思考这场胜利背后的代价。

这张照片拍摄于1945年4月18日,德国柏林。图中死去的是一家三口,父亲恩斯特 · 库尔特 · 兰德里是柏林市副市长。在战争年代,死亡不只存在于敌人的枪炮之下,它还和你自己的灵魂如影随形。在1945年春季苏联红军向柏林的进攻作战中,柏林共有3881名德国政府官员、军官自杀,恩斯特 · 库尔特 · 兰德里一家就是其中一例。

在不断爆发的空袭中,即使那些还没有遭到空袭的地区,也总在演练着灾难来临时的场景,就像打雷之前的那一条条闪电,虽然没有震耳的轰鸣,但带来的却是比巨响更让人害怕的无声恐惧。然而,当空袭真的来临时,他们藏身的木桌、抱在头上的双手真的能为他们的生命提供足够的保护吗?

在德国空袭英伦时,那些在学校之中的孩子便蜷身在课桌之下,没有教舍保护的成年人只能躲进地铁的隧道之中,祈求着这深入地下的隧道可以挡住死神的降临。遇到持续的空袭时,他们只能一连几天藏身地下。

同样是防空洞,中国的条件就比英国差多了。图为1939年的重庆,群众涌入防空洞躲避日军的轰炸。而1941年的大隧道惨案也是由防空洞的饱和引发的,当然,罪魁祸首还是日本。

空袭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屠杀,谁都不知道头顶之上这片天空在何时会落下什么东西。图为二战时期伦敦街头的一个场景,我们不知道这大巴上的乘客是否还有妻儿等在家,是否还有年迈的父母卧病床中,我们只知道,这种等待将没有尽头。

不一样的地方,却有着一样的伤痛。

战争年代,你永远不知道死亡在哪里等着你,就像图片中的这架飞机,即使足够幸运地躲过了枪炮的混战还是没能躲过发动机的故障。就在这大洋的中心,飞机里的驾驶员将要迎接的或许只有死亡。

有些时候,在战争面前,你能做的或许只有祈祷。这张照片拍摄于1943年的库尔斯克战役,图中是几个躲在战壕里的苏联士兵,他们头上正在驶过是苏联人自己的坦克。战争的别名或许就是残酷,为了国家在战争中的胜利,你可能得踩在同胞的尸身之上。

你以为这图片中是一家三口在战争中分吃粮食吗?并不是,这是德国士兵把自己的干粮分给一对被俘的俄国母子。很多诗人在经历过二战之后就不再写诗,是因为他们觉得战争暴露了人性最丑恶的部分,世间已经不再有美好值得歌颂了。而我们之所以还能在战后重建家园,依靠的可能就是这张图片里的东西了——人性中的同情与善良。

强权就是强的一方吗?图中半裸的男子是被抓进纳粹集中营的英国士兵霍勒斯·格里斯雷,站在他面前的便是臭名昭著的特务头子海因里希·希姆莱,面对如此强权,英国士兵并没有表现出软弱、惧怕,更具有传奇色彩的是,这位名为霍勒斯·格里斯雷的英国战俘曾经逃离集中营200多次,反复回到集中营也都是自愿的,原因是他爱上了一个德国姑娘。

1945年的德国城市德累斯顿。在反攻德国的作战中,德累斯顿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有数千名平民伤亡。当时,盟军指挥官下达的德累斯顿密集轰炸令,也被视为整个欧洲战区最受争议的军事决定之一。

这张照片记录的并不是被炸的人和事物,而是投放炸弹的人在发射了一颗炮弹后的反应,巨大的声响让他们也忍不住地捂住了耳朵,张大了嘴巴。可以想见,无论是投放炸弹的一方,还是被投放的一方,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而这双向炮,就是战争本身的缩影。

岩性油气藏

哈尔滨理工大学学报

国际木业

合成技术及应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