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导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丹老群岛之战是哪两个国家的战争战争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发布时间:2020-02-27 11:44:41 阅读: 来源:导轨厂家

丹老群岛之战是哪两个国家的战争?战争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公元1544年,大航海时代的进程已经不可阻挡。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和西班牙人,正在世界各地扩展自己的海疆。不愿意被包围在地中海和西亚的奥斯曼土耳其人,也从东西两个方向发起挑战。

双方的战场从地中海、大西洋一路蔓延到印度洋海区。在攻略印度西海岸与苏门答腊岛岛之余,一些奥斯曼人也顺着葡萄牙人的足迹进入更东方海域。最终,一场堪称捉迷藏般的猎杀与反猎杀,在缅甸西南海岸的丹老群岛展开。

葡萄牙人的冒险家印度

16世纪的葡萄牙东方帝国,实际上只是控制了辐射范围有限几条黄金水道。有限的殖民地人口,通过好望角航线抵达印度洋海岸,并以印度西南部的果阿为总基地。然后一路向东,再以马六甲港为自己的“东都”,去往摩鹿加群岛和日本。这些地方也被形象的称为“印度总督区”。

但在总督区之外,还有众多私人团体开拓出来的“冒险家印度”。他们往往由服役期满的海员和士兵组成,通过出资购买装备与船只,称为名副其实的国际主义海盗。不仅追求贸易收入,还期望能在更广阔的领域内为自己赢得一席之地。为了积累第一桶金,打劫穆斯林世界的商船就成了最佳捷径。他们的主要活动区域,就是孟加拉湾、安达曼海、泰国湾、爪哇海和明朝沿海。

兰卡罗特-盖雷罗就是“冒险家印度”的典型代表。在1544年初,他在马六甲完成服役期后选择留在亚洲碰碰运气。通过游说和招募,他组建了一支百人左右的私人军队,并购买了4艘拥有10条桨的福斯塔斯船。这种小船可以在浅水区以桨为动力推进,也装备了全套风帆用于必要的远航。兰卡罗特希望用这支小舰队,到安达曼海东部的暹罗王国沿岸活动。

此后,他们以靠近海岸的丹老群岛为基地活动,并同岛上的领主达成了合作协议。在8个月内,他们如同《荷马史诗》中的早期希腊海盗般一般行事,总共拦截了23艘来自马来亚、孟加拉甚至是红海的商船。除了留下自己的所得和交给丹老领主的供奉,还能同其他船只做点以物易物的买卖。

近代早期海军常用的福斯塔斯船

最东方的奥斯曼近卫军

当时的整个马来亚半岛北部都属于暹罗王国控制

葡萄牙人的团伙行径,引起了东面的暹罗国王不满。该国通过控制马来亚半岛北部,分享着东西方海上贸易的红利。尤其在穆斯林商船为躲开葡萄牙势力而选择绕道后,暹罗的贸易收入也大幅增涨。

但兰卡罗特的出现,让暹罗人的西部口岸区域萧条。暹罗人素来不擅长进行海战,但国王手里却有一位同样来自西方的穆斯林海战专家--默罕默德。

默罕默德曾经以船长身份在奥斯曼海军中服役

这位默罕默德可能是来自阿拉伯半岛沿岸,在1538年从红海地区来到东方。当时,奥斯曼人进攻了葡萄牙在印度的殖民城市第乌,并为此聚集了很大规模的远征部队。但这次围攻最后以土耳其人的失败而告终。默罕默德就和兰卡罗特一样,选择招募人手单飞。

他的舰队拥有4艘20桨的小型加莱战舰,还有5-8艘和葡萄牙人一样的福斯塔斯船。全都由百名从红海沿岸招募的资深海员操纵。

双方同时使用的小型加莱船与福斯塔斯船

随他一起叛逃的还有300名奥斯曼近卫军步兵。这些人大都来自巴尔干地区的基督教家庭,在5-14岁之间被土耳其招募为苏丹的军事奴隶。由于当时的苏莱曼一世不断扩编近卫部队,使得很多人不再拥有先辈那样多的上升通道。这应该也是他们放弃体面的军旅生涯,随同默罕默德一起冒险的缘故。

在抵达今天属于缅甸东南部的丹那沙林地区后,一行人转投暹罗国王麾下,负责维护海区内的贸易安全。在兰卡罗特的海盗船队出现后,他们就必须经常为重要的商船护航。一直到暹罗人觉得忍无可忍,便下令他们去消灭丹老群岛的葡萄牙人。此时,默罕默德的舰队里又增添了1艘较大的加莱战舰,确保他对任何海区内的葡萄牙船都具有巨大优势。

奥斯曼海军的加莱战舰与福斯塔斯船

捉迷藏般的反猎杀游戏

奥斯曼军舰上的近卫军步兵与普通水兵

1544年10月,默罕默德的舰队抵达了丹老群岛。与他同行的还有5艘商船,她们在抵达后就开始与地方领主的船做起了买卖。但后者同样也肩负着刺探情报的任务,并将土耳其人到来的消息,迅速带会了岛上。

兰卡斯特自知不是土耳其舰队的对手,准备将重要的财务暂时留在群岛,率领舰队去往葡萄牙人更多的孟加拉湾暂避。但在一行人完成卸载之际,奥斯曼舰队已经开始靠近。葡萄牙人便立刻上船离开港口,并选择在岛屿背面的一条小河河口躲藏起来。

今天已属于缅甸的丹老群岛

双方在丹老群岛内的布阵

土耳其人并不熟悉这里的岛屿和小型峡湾,只能开始分头搜索。默罕默德凭借经验与本能,断定葡萄牙小船还在附近活动。他将最大的1艘加莱战舰留在的港口处作为指挥部,让4艘小型加莱船和1艘福斯塔斯船到北面的岛上寻找敌人,另外4艘福斯塔斯船也分组在南面和东面的其他岛屿位置巡弋。由于发现对手不在港口位置,默罕默德多少有些放松警惕,并认定可以在第二天就找到敌人。

这天晚上,躲在附近的葡萄牙人发现土耳其人的旗舰已经落单。考虑到其他敌船距离较远,他们决心对默罕默德的船发起夜袭。于是,4艘小船开始静悄悄的划向土耳其加莱战舰,并成功的靠近了对方。由于全体成员都是葡萄牙人,所以行动全程都配合紧密,没有让敌船上的土耳其人有任何察觉。

落单的奥斯曼旗舰成为了首要突袭目标

此后,6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突然登船,迅速干掉了正在酣睡的放哨士兵。一些土耳其人还没来得及拿起步枪或复合弓,就被对手在近距离内用火绳枪爆头。剩下的人在警醒后开始反抗,但已经无力阻止葡萄牙人大开杀戒。虽然土耳其船上的人数众多,但划桨手大都是带着镣铐的奴隶,在战斗中没有任何用处。默罕默德只能和80名水手+士兵一起匆忙反击,并在混战中被全部杀死。少数人趁乱跳水逃生,却也无法通知到附近的训练友舰。

战斗结束后,葡萄牙人清点战果,发现只有1人战死、10人受伤。他们留下少数人看守加莱战舰,其余人则返回自己的小船,继续在原先的位置埋伏。

邮票上的葡萄牙福斯塔斯船

黎明时分,2艘土耳其人的福斯塔斯船从东面海域返回。他们在巡逻中一无所获,准备靠近旗舰进行报告。结果,4艘葡萄牙战舰从附近突然杀出,而旗舰也居然开始向自己射击。船上的穆斯林水兵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密集的枪炮火力给一扫而空。葡萄牙人随即发起跳帮作战,将躲在尸体中的幸存者杀死。随后,他们又将这2艘小船拖到了港口附近的海滩。兰卡斯特留下几个人在岸上,专门操作船头的火炮,支援此后的战斗。

这天晚上,负责搜索北面岛屿的土耳其船队开始返回港口附近。由于遭到海上强风的袭击,有2艘小型加莱船被吹着撞上了岸边礁石。那艘最小的福斯塔斯船也在风暴后不知所踪。最后只剩下2艘小加莱慢悠悠的回到出发位置,但彼此之间也已经失去了联系。位于南面岛屿搜索的土耳其小船,也因缺乏避风港而人间蒸发。

发起跳帮进攻的葡萄牙海盗

葡萄牙人在次日傍晚发现了第1艘入港的土耳其战船。后者先后遭到了自己的旗舰和岸边搁浅的小船火力袭击,在决定如何应付前又被从四面杀出的葡萄牙人合围。兰卡斯特的船员继续执行标准的跳帮作业,将抵抗者迅速消灭殆尽。土耳其近卫军虽然是不错的弓箭手或枪手,但还是架不住葡萄牙人的群起围攻。这艘船就这样落入了兰卡斯特的私家军之手。

到了第三天,葡萄牙人终于看到了最后1艘小型加莱战舰。这次,他们不再有耐心等待伏击机会。船上的炮手开始展现射击技巧,并用2发炮弹到死了许多没有防备的敌军。土耳其发现自己舰队竟然已全部落入敌手。巨大的恐惧感让他们放弃了抵抗,乖乖等着兰卡斯特的士兵来登船。至此,除了葬身风暴的船外,默罕默德的剩余舰队都已经被敌人夺取。

海战中的奥斯曼近卫军步兵

这场捉迷藏般的反猎杀游戏,进一步强化了葡萄牙人在东南亚地区的名声。他们的胜利其实主要依靠的是对海区的熟悉和突袭战略,但也确实消灭了地区的最大竞争对手。此后,更多的葡萄牙私人部队开始在当地找到工作。他们提供的小型战舰、堡垒和火炮,争相成为暹罗、柬埔寨和缅甸各王国的招募对象。奥斯曼土耳其的势力也再没有深入到如此远的东方。

聚四氟乙烯板

双头螺栓

隔音喷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