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导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让你我优雅的死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1:56 阅读: 来源:导轨厂家

他口干舌燥的解释了半天,终于累了。

他端起杯子将里面的纯净水一饮而尽。看着他喝水的杯子,我突然觉得恶心。那是大一那年我送他的。当时他深情的说,一杯子,一辈子。你这辈子都注定是我的女人了。现在他那张吻过别的女人的嘴唇碰到这个杯子的时候,这个杯子就被玷污了。

我起身抢过杯子,向墙上狠狠砸去,顿时碎了一房子的残渣碎片。

他擦了擦脸上被碎片划破的血迹,隐忍着说,你到底要怎么样?我都说了多少遍你才是我最爱的女人!你有完没完?!

我深吸一口气说,分手,现在,立刻,马上。他愣在原地,我转身离去。

回到宿舍,我的床铺被舍友的书本和锅碗瓢盆满满的铺了一层。我有气无力的说,都是谁的东西,麻烦拿走。怎么,这同居睡的床该不会比宿舍的床还不舒服吧?一个毒舌女生的声音响起。我看不像啊,该不会是被甩了吧?另一个女生夸张的做惊讶状。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听到这些话,反而不想发怒。从大一到大三,和他同居三年,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自由而浪漫的生活,没想到最后却被如此轻易的背叛。真是恍若隔世。

晚上,他打了N个电话,我才从宿舍出去见他一面。他靠着树抽着烟,一脸憔悴的说,你的东西还没拿走。我心里一痛,这么着急的赶我走。我冷冷的说,我现在就去拿。

到了房子,我进卧室收拾衣物。他“哐”的把卧室门关上。他抱住我,低声说,不要离开我。我推开他,继续收拾东西。他抓住我的手声音颤抖的说,这一次我真的很怕失去你,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我一屁股坐在床上,你爱她吗?他说,不算爱。我说,那就是喜欢了?他说,算是吧。我激动道,那就是说还是对她点感情了?他说,我不知道怎么说,总之我爱你。我说,所以在你心里我要和别人平起平坐的分享你的爱?他唯唯诺诺的说,不要这么说...

我感觉心脏一阵阵的绞痛。我说,你们发生过多少次关系?他吞吞吐吐的说,记不清了。我顿时抓狂了。我说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他说,是大二的五一假期。我头晕目眩。当时他去了他梦想的城市旅行,为了不扫他的兴,为了不增加的他的经济负担,我说我回家过节,然后我一个人偷偷的去做手术。什么手术呢,就是有了宝宝却不能生下来的手术。

他不停的给我擦着眼泪。他说,不要哭了,求你了。我说,你出去,我想休息。

我翻着我们的相册,边翻边流泪。我从没这么哭过,像是把身体里的水分全部哭完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站在床边,他跪下流着泪说,不要分手好吗?那一刻,我真想扑进他怀里告诉他我不要和他分开。

他抱起我将我平放在床上,激烈的吻我。我多想忘掉一切和他做最后一次爱,可他一碰到我的身体,我就感到巨大的恐惧袭来,想到他穿梭在两个女人身体当中,我就觉得我像身处在冰窖里似的冰冷。

他叹了口气说,什么都不要想了,都是我的错,先好好休息,我睡沙发。

躺在床上,整个晚上,我都在做噩梦。醒来时他把我搂在怀里。他说,对不起,希望以后你能找到你的幸福。我哽咽道,所以说你还是决定和她在一起了?他说,对不起,她为我做过一次人流,我不能再对不起她了。我一下跳起来,那你就可以对不起我?我为你做过两次!他拉住激动的我,不要闹了,她真的为我做过。

我绝望至极。我哭着说,真的有两次!他忧虑的看着我,我知道你受刺激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好吗?我扑到他的怀里大声的哭起来。为什么不相信我呢,难道我的牺牲是白白牺牲的吗?

他的手机这时滴滴的响起。他接起电话低声说了句“等会”便挂了。我突然停止了哭声。我说,你只要不再和她联系,我答应你不分手。他沉默了一会说,我对不起你,我没脸呆在你身边了。我说,不行也得行,我不同意分手!我扑上去抱着他的腰。

他把我的手狠狠掰开,动怒道,要分是你,不分还是你,我最讨厌的就是你强硬的性格!我伸出手给了他一巴掌,你背叛我我说分手怎么了?你凭什么对我凶?你讨厌我早说啊!现在把我骗到床上了你说讨厌了?

他抓着我的手把我狠狠的扔到床上,是你自愿跟我同居的,你搞清楚!疯子!我愣在床上。我从没见过他这么冷漠的样子。他瞪了我一眼,大步的往门外走。

疯子?!好,我倒让你看看什么真正的疯子。

我冲到客厅,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挡在门前。他轻蔑的冷笑着说,来来来,往这捅!你敢是不敢?疯女人!

我咬着嘴唇,颤抖的紧紧握着刀,眼泪不断从眼里涌出。嘴里的血腥味不断的冲击着我的神经,眼前模糊的呈现着他冷漠的陌生面孔。我闭上眼,用尽力气将刀向前捅去,一行湿热的液体顺着我的手流向我的手腕时,我听见了身体轰然倒地的声音。

我睁开眼,清晰的看见他惊恐的看着我。我俯下身,趴在血泊中,抚摸着他苍白的脸庞,温柔道,你爱我吗?他眼中悲伤流转,他的嘴唇动了动气息微弱的说,爱。我将刀从他心脏里拔出,一点点的插入自己的心脏。疼痛袭遍全身时,心中的恨似乎正随着血液一点点的流出。

我眼前渐渐浮现第一次见面时他浅笑的样子,第一个情人节他绅士的将一大束鲜花递到我面前,第一次接吻他唇上淡淡的口香糖味......

我抬起头,努力的笑着说,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我握着他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吻向他苍白的唇......

文/他们叫我小妖精。QQ:564002412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